微微字体网-免费字体下载网站!网站地图最新

您的位置:字体下载 > 舆情 > > 左化鹏》八三么背后的故事

左化鹏》八三么背后的故事

时间:2021-04-25移动端浏览来源:会员投稿

当兵时,数字一常唸成「么」。「八三一」,即唸成「八三么」,我不知道这组数字,是不是军中译电的密码。

只知道它翻成明码,指的就是「军中特约茶室」,又称「军中乐园」。这是一个只适合阿兵哥休闲娱乐的地方,儿童和閑杂人等不宜。

七零和八零年后出生的朋友,可能听都没听说过「八三么」。它早成了历史名词,已湮没在人们的记忆中。若不是朋友寄给我几张昔日军中乐园的图片,也不会勾起我这段回忆。

那年,我在南部一处兵工厂服役。放假时,常见三五名单身士官长,卸下工作服,刮净鬍髭,皮鞋擦的啵亮,收拾好平常邋遢的模样,神神鬼鬼,交头接耳,说是要去「八三么」。

那时我是菜鸟新兵,误听是「半山腰」。心想工厂四周,尽是无边无际的蔗田,中山高速公路正在修筑,四处尘土飞扬。

触目所及,一座小山丘也没有,那里去爬「半山腰」?这其中必有猫腻,他们不说,我们也不便问,只见他们头也不回,三步步跳上交通车,绝尘而去。

鸡同鷄斗,狗和狗玩。那时我们营区连我共有四名大专兵。每逢假日,小张就去城里寻公共电话,和女友互诉衷曲。

我们孤家寡人三只菜鸟,不是到中正堂看场电影,就是去小冈山吃羊肉炉。和士官长们各寻各的乐子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或许因为年龄的差距,我们之间,好像始终有一堵翻不过去的墙。

欢乐的时光何其短促,又是收假回营时分,只见那些士官长们,有的扬眉吐气,吹着口哨,有的垂头丧气,像斗败的公鷄,有的全身乏力,像洩了气的皮球。

有时他们还会互相取笑,今天谁是表兄,谁当表弟?口头禅「格老子」的老杨,和满口「娘希匹」的老程,一个来自重庆,一个来自宁波,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,经常斗嘴,互佔便宜。格老子比较常佔上风。

几十年后,我从职场退休,一度从事文史田野採集工作。全省走南闯北,只见一些军营附近,仍可见到「八三么」,这些昔日的军中乐园,早已人去楼空。

门联上有的还贴有泛黄的「大丈夫効命沙场磨长枪,小女子献身国家敞蓬门」或「金门厦门门对门,大炮小炮炮打炮」的门联。这些门联对仗工整,辞意隐晦,令人发噱。

据了解,八三么设立在一九五零年左右,当时官兵们,大多是只身来台,他们保家卫国,戎马倥偬,牺牲了幸福的家庭生活。

当时,国防部为了提供军人正常的生理发洩管道,于是召集志愿妇女,成立了军中特约茶室。一直到九零年,陈履安当国防部长时才废止。

金门县政府几年前,曾出资印行「金门特约茶室」一书,记载了那段历史,但因遭到卫道人士批评,和军方的关切,只印了一千本馆藏,市面上并未流通。

那年,我到厦门,取道金门小三通。特地前往金门特约茶室参观。金门走过了烽火岁月,特约茶室已成了观光景点。

我在茶室中的洞房,想像当年雄姿英发,提鎗上马的阿兵哥,如今安在哉?只有徒留「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」的喟叹!

我还记得有一位老士官长,常独自一人在康乐室拉着二胡,扯着嗓子,伊伊呀呀唱平剧「四郎探母」:「失落番邦十五年,雁过衡阳各一天,高堂老母难得见,怎不叫人泪涟涟」,西皮慢板,如泣如诉,如怨如慕。

也许军中乐园,真的能疗癒他思乡恋母之情,每当他从军中乐园回营。那「四郎探母」就换成他改编的「桃花江」。

「我听见人家说,说甚么?八三么是美人窝。桃花千万朶,也比不上美人多,。来来往往的我都看过,我也不爱瘦,我也不爱肥,我要爱妳这样的美,我一看见妳,灵魂天上飘,桃花颜色好,比不上你美人娇,」。

夜色茫茫,星月无光。他那心满意足的笑声,彷彿仍在四野迴荡。

 

作者为资深媒体人

照片来源:作者脸书截图。

●更多文章见作者脸书,经授权刊载。

●专栏文章,不代表i-Media 爱传媒立场。

延伸阅读

 

和本文相关

 

中文字体分类

最新文章